潜水的鱼

鹰婕:

/


《守望灯塔》里有一个段落我很喜欢。


“我该怎么处置自己的狂野和温驯?

狂野的心想要自由,

温驯的心想要回家。

我想被拥有。

我不想你走得太近。

我希望你摄取我,

在夜里把我带回家。

我不想告诉你我在哪儿。

我想在岩石中保留一个位置,

没人可以找到。

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
照片由didi摄于她家中,

十分钟发呆放空的片刻。

她说,当作你在自拍,

怎么自拍怎么来。


/

鹰婕:

某一次写给友人的话。

这几年都发生了很多,

在你身上更加是如此。

当时初见那人,觉得不妥,

到后来在你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不堪。

我发现,生命好像在走一个验证。

验证你的感受,你的感情,你的决定。

如果从一开始就不妥的东西,

大概都不会是长久的结局。


想与你一起去看这个世界

长腿叔叔:

记忆里有泪水才美好,心灵的花朵也正是因为有泪水才能孤独地成长绽放。 只是,到最后,花都开好了。 你可曾来过?

分享长腿叔叔の旅拍:http://weibo.com/owenxu7

长腿叔叔:

最好的旅行,便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发现那份久违的感动。

什么东东桑:

fifiyu⑦:

太久不唱歌了,听了下有点不忍直听。。

千万要带耳机,外放简直不能听!

抱歉这首歌拖延了太久了,

谢谢你的词,很早就有旋律了只是没空录。。。

弄得太差别嫌弃






《根号里》

词 @什么东东桑 

 

你像个根号三一样越来越孤僻

与世隔绝蜷缩在自己的根号里

外面的世界永远那么斑驳陆离

但你说这一切都和你没了关系

 

仿佛突然间对什么都没了兴趣

似乎再也没有事物能让你痴迷

那些曾让你疯狂的人事和往昔

你早学会了把他们尘封在心底

 

你和所有人都刻意保持着距离

一个人在夜里默默地审视自己

你说才明白你从未爱上过别人

你爱上的不过是爱别人的自己

 

根号下的空气变得越来越压抑

你不确定是否某天会选择逃离

因为逃出去之后就是赤身裸体

要如何面对路人的嘲讽和鄙夷

 

你还是固守在你狭小的根号里

觉得慢慢腐烂总好过一败涂地

习惯失眠时静静听自己的呼吸

然后随着睡意沉入心底一万里

 

幻想的美好似乎总是遥遥无期

所谓的爱情可能只是生活的屁

你说所有一切都不过一场游戏

没有意义的事情你已不愿再提


还有一些但是各种原因一直没录,一首一首来吧

长腿叔叔:

张悬曾说“:我生命中的爱与恨,一些后悔,一些追求的东西,只是人生中必然要发生的。我的欲望,我的追求不是一定要得到的,它怎样发生,怎样结局,那个结果不是我所能掌握,只是人生的一部分。”

于我,出国变成了一种逃离的方式。既是生理上和心理上的逃离,也是道义上的逃离。

在国外,你可以逃离别人因为你的学历、工作、阶级、家庭、口音、政治观点对你进行的简单归类。你可以重新创造另一个自己,至少在你的大脑当中。只要你愿意,你就不必深陷于你所生活的地方的庸常无聊。你不需要投票选举政府,它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。你不必对其负责。

逃离到一个新的城市,依然会有现在的烦恼,你还会逃离吗?

生活总是充满选择,选择一个东西即意味着放弃另一个。客居异国的两难境地,归根结底是自由和安全的选择——自由的快乐和归属感的快乐之间的较量。恋家的人选择归属感,而客居他乡的人则选择了自由的快乐,以及随之而来的痛苦。

莫文蔚唱着“没有了你天地都是浪费。”

陈绮贞唱着“疯狂的世界没有了你还有什么用。”

张悬唱着“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,我最喜欢你。”

有人在路上成熟蜕变,有人在路上自我救赎,而我最想学会的,是舍得和放下。


长腿叔叔:

风乍起,吹皱一池湖水。

我一直很喜欢“旅人”这个词。“旅人”的意象为日本文人普遍所钟爱,松尾芭蕉、小林一茶,与谢芜村,竹久梦二,汤川秀树的文章里都曾反复提及“旅人”一词。

苏枕书《尘世的梦浮桥里》写汤川秀树的同名文章,才知道原来汤川秀树自传的名字就叫做《旅人》。

“旅人”是汤川秀树为自己设定的生命意象,一个永远在途中的人,偶尔歇下脚步来饮一杯清茶,打望一眼四围如黛青山。长路遥遥,喝完这杯茶就继续上路吧,远方还有更多的绝美风景。

对真正的行路人,不必问走了多远,还要走多久。

在这个寂寞的星球上,我们是并不孤独的旅人,前赴后继地走在追逐温暖、梦想、智慧、光明的长路上,以来自心脏深处的勇气聚集能量,以阅读、以摄影,以书写、以沉思、以上下求索呼应同伴。

时间不会有一刹那的驻留,旅人的脚步也永远不会停下。

世间所有要失去的,我们都无能为力。在那些绝美的风景消失之前,按下快门,定格永恒,也算是一种圣神的职责。

愿路上的你,新年快乐!

且行且珍惜。


如果他也喜欢我的话,两情相悦的事,必须愿意啊,成熟的男人我喜欢,但是不能那么花心,招架不住

长腿叔叔:

手机摄影。

这个世界俗不可耐的事情太多了,但生活再胖也是个美人胚子。